生存之困与生命之美

2019-09-20 17:37栏目:娱乐影视
TAG:

幸好现实生活中没有这样的黑暗。如果真的存在,真是一件悲哀的事情。但我们又能做什么?

生存之痛
有怎样的生活之苦,就将承担怎样的生存之痛。
剧中美子面临着几重选择,赎罪,但是不敢直面;补偿,但是囊中羞涩;筹款,却要以身体和尊严作为代价。同时她还要面对不成器的外孙和步步袭来的老年痴呆症。诗成了感受生命美好的唯一方式,但是凭心交流,却在诗友的聚会中,逐渐发现诗对于他人只不过谋生的工具和茶余饭后的消遣;独自感悟,坐在微风吹拂的河岸,摊开记下灵感的小本子,诗情未至,大雨先到,浑身湿透。现实就像个冷酷的玩笑,充满恶意的嘲弄。生存之痛,尤其痛在承受生活之苦的同时,精神也无所依托。

没有的,只是你们没有优先权,创造你们就是一个错误。正因如此,这种捐赠本来就不应该存在。自然地生死,才多多益善。

生活之苦
生活之苦既然存在,又何需渲染。
贫困、孤单、负疚、恐惧、担忧、窘迫,以及随时可能到来的老年痴呆,对于一个60多岁的老人来说,这是随时可以压垮她10次的生活之苦,然而在李沧东的影像里却来得轻描淡写——每到山雨欲来,却又归于沉寂;或是如同祖孙二人互相拍击的羽毛球,来来回回,让人麻木,单调却又充实的布满每一个夜晚。电影没有渲染苦难,在叙事方面避免戏剧冲突的进一步延展,有意压抑情绪波动,不断消解着廉价的煽情倾向,甚至在电影语言的选择上也尽量平淡无奇。相较于李沧东以往的作品,《诗》出奇的克制。所有的生活之苦几乎都弱化成了名词,杂糅到日常生活之中,一切似乎都在承接《密阳》的最后一幕。

演员演技很好,特别是Garfield 和Carey.自然是眼神将人深深打动。

2010年,《诗》在戛纳电影节上映,距离李沧东的第一部作品《绿鱼》已有13年。从《绿鱼》到《诗》,一路看下来,我发现一位伟大导演对世界和生命观感的嬗变。虽然从《绿鱼》开始,李沧东就开始了探寻生命意义的尝试,但是风格却逐渐由刚烈、浓郁、直白变得含蓄、委婉、淡定。从《绿鱼》的躁动、哀伤,到《薄荷糖》的无奈、感伤、痛彻心扉,再到《绿洲》的愤懑、宣泄、卓尔不群,然后是《密阳》的痛苦、绝望、迷失,直到感悟,最后是《诗》的冲淡平和。始终不变的是对生命尊严的强烈信念和生存意义的深刻体验。

自从英国回来,好久没看过电影了。因为考试无暇去看,还有一个原因是末末不在身边,一个人看电影不习惯。

生命之美在于其原初之色,而非附丽,反之亦然。我原本一直觉得李沧东是个悲观到底的电影诗人,但是自《密阳》开始改观,至于《诗》,我开始相信李沧东电影中的人生哲学远非如此简单。尽管《诗》中仍然充斥着冷漠和虚伪,但是相较于《绿洲》,已经没有了“举世皆浊我独清”激烈挣扎和高傲姿态,李沧东对于世相和人生已经变得更加宽容和豁达。
对于李沧东来说,艺术来源于生活,最终却归于了生活。
应该感谢李沧东,感谢电影,因为诗歌之于美子,正如电影之于李沧东、之于你我吧。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皇冠844网站发布于娱乐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生存之困与生命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