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2019-09-19 00:31栏目:娱乐影视
TAG:

不论演员如何更替,芝加哥的好戏永远不会终止。新的事故发生,更有噱头的女犯人吸引了比利的注意。于是洛克茜灵机一动,用假孕来博取关注。在影片灰色调的现实世界,新闻是犯罪的工具,真相没有出路。

女主金发圆脸的造型与角色很搭,只演技还略逊一畴,倒是女二很让人惊艳,快意恩仇,强壮的大腿和能屈能伸的处世态度,很是吸引人。男二无疑是影片里的好男人,只是在一群追名逐利者中间,更显滑稽。所以影片在讽刺什么?不单有名利,还有愚蠢吧。

凯丽东山再起,试图揭露洛克茜的谎言。在法庭上,比利律师巧舌如簧的辩驳,舞台上,春风得意地歌唱,心花怒放地跳踢踏舞,镜头相互呼应,不难看出他对法律、媒体、民众的玩弄和欺骗是多么的得心应手。最终,洛克茜被判无罪,律师比利完美收场,飘飞的时效性新闻中,是导演深深地讽刺。

以上是Rob Marshall电影最出彩的地方。

而女人却依旧沉浸在成为明星的美梦中,在欲望的诱惑下,洛克茜的内心悄然变化。她的舞台从粉色变成了暗红色,服装也从白色变成了黑色。然而现实却早已将她遗忘。二战过后,曾经鼓吹的“美国梦”,变成了对个人成功的渴望,众多被浮名遮住双眼的人,凯丽和洛克茜只是其中之二。

芝加哥是块坏掉的奶油蛋糕,坏了也要美美哒。

影片结尾,随着女性意识的觉醒,她们也在追寻自立之路,尽管她们不得不利用、投靠男子,尽管独立之路漫长而坎坷,但付出终有回报。片尾艳丽的舞台上,洛克茜终于和凯丽合作,一曲“爵士姐妹花”,隐隐若现的性感,小有心机的动作,她们赢得了星光和如雷掌声便是佐证。

芝加哥的导演是Rob Marshall,长期淫浸百老汇音乐剧圈,做过舞蹈演员,做过编剧,做过导演。电影版《芝加哥》里有大段大段的歌舞情节,看得非常过瘾。

然而导演的黑色幽默还没有结束,在这个爵士舞之后,便是美国的经济危机,芝加哥的爵士乐从此一蹶不振。这场迷幻浮躁的明星梦,终将破碎。

影片女主洛克茜、女二维尔玛知道自己杀了人,但这个故事无关忏悔和救赎,让我们披上更美好的外衣,隐藏腐朽的部分,继续歌舞升平吧。

群舞的舞步由导演精心设计,突出各种腿部弯曲的角度,使身体重心更接近地面,下半身具有弹性。无论是前进、退步、踢腿还是地面动作,都强而有力,自由中不失妩媚性感,混乱中凸显仇恨和杀气。灯光渐渐暗淡,舞蹈以女犯人们双腿横劈手部质问的姿态结束。一曲作罢,一切都回复到舞台的最原始状态,她们依旧被关在铁窗内,她们攀爬、挣扎,强烈的顶光让她们的仇怨显得异常无力。

很美的歌舞片,喜欢!

浪漫的歌舞结束,凯丽当即被警察带走。洛克茜的情人在激情过后,也百般厌烦戳破谎言。得知被骗的洛克茜一怒之下枪杀了情人,也成为了罪犯。当骗得丈夫替她顶罪,手电筒在她眼里成了聚光灯,灰色现实和粉色幻想对比鲜明,她神似玛丽莲·梦露,性感动人地歌颂着爱情。得知真相的丈夫却突然加入,和洛克茜各自独白,同时在画面中怒吼、挣扎。充满创意的对立和转场把二人之间的矛盾带回现实,而现实把洛克茜送进了监狱。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我叫大猪头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tale木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除此之外,复杂的场景也使用歌舞的形式,抽象表现最重点部分。比如洛克茜和比利的新闻发布会。比利是操纵者,而其他人均是他的人偶——以此比拟实际情况。而如果用实景来做,这种关系的处理会耗费更多的镜头而效果不会更好。

而被比利操控的演员,一旦时过境迁,只剩毫不留情的抛弃。凯丽便是被遗弃的演员之一,于是她嫉妒,试图挑拨,也试图讨好合作。面对洛克茜,凯丽利用椅子的一场独舞精彩绝伦,干净利落的动作,对椅子、楼梯、桌子道具的运用,恰当的切合了独白。然而,在若隐若现的牢笼禁锢之下,她夸张的舞步和汹涌的征服欲尽显无力。

Rob Marshall把许多个人介绍和内心独白用歌舞呈现,比常规的口白要精彩很多。几个女囚的出场比较典型,歌曲、舞蹈、布影都堪称一流。这段的主旨是:我杀人了,但并没有犯罪。几个女自述白和舞蹈交替交代自己进监狱的原因。舞蹈铿锵有力,歌曲节奏明快,几个女囚着黑装,但剪裁各有不同,使用红布比喻鲜血作道具。这段翻来覆去看好几遍,越看越喜欢。几个女囚身着红衣困于监狱的背景非常吸引人。

这部讲述犯罪的影片唯一留下了一片纯净的心灵,是洛克茜的丈夫哈特。哈特在宽阔舞台上的一段舞蹈宣泄着与众不同的人生观。面对镜子,他将自己妆成小丑。像个玻璃人,从不能得到关心,就连听众都麻木不仁。像个小丑,心甘情愿被骗,只求得到妻子的关注。在律师操控的法庭上,他对妻子的表演全然相信,为之动情,为之付出一切。

影片里有许多次新闻热点转换,从最先的维尔玛到洛克茜,到刘玉玲,到影片最后的当众杀夫案。新闻一直有,唯一不换的是辩护律师比利。正如维尔玛一开始跟洛克茜所说的:不要让比利占了你的风头。不同于其他女囚只想得到辩护,维尔玛和洛克茜都还有一个明星梦。影片通过一次次新闻热点的转换试图敲醒洛克茜,但洛克茜的执迷不悟却一次次给了她机会。影片最后她和维尔玛的组合又一次红透芝加哥,坐在台下的比利和“妈妈”都笑得合不拢嘴,不得不说,本片三观很不正呢。

爵士的节奏热情铿锵,恰似洛克茜对偷情和梦想的一腔热血。几分钟前,凯丽刚刚枪杀了偷情的丈夫。犯罪和歌舞在交叉蒙太奇中完美结合,而所有犯罪的缘由,也都巧妙地借剧诗唱出“for all that jazz”,都是时代惹的祸。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皇冠844网站发布于娱乐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