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也闹心 币安和红杉矛盾持续发酵

2019-09-18 12:20栏目:联系我们
TAG:

近日,币安交易平台CEO赵长鹏于推特上声称,未来将把币安里面直接或间接与红杉资本有关的项目公布出来。有业内人士解读称,币安可能会将这些项目清除掉,预示这两家已经撕破脸。

本文来自小葱区块链,阅读更多请登陆https://xcong.com/或小葱APP。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关系紧张的一面?记者了解到,两家关系真正出现僵化苗头,起源于4月底,当时红杉资本在香港法院起诉币安CEO赵长鹏违反投资排他性协议。梁子就这么结下了!

5月23日,据国外媒体Coindesk报道,赵长鹏正在起诉VC巨头红杉资本中国(SequoiaCapitalChina)损害了他的声誉,阻止他以有利的估值筹集资金,并希望红杉资本可以对他进行赔偿。

谁也没预料到,本应血浓于水的融资双方却摩擦不断,且僵化关系还在持续发酵!赵长鹏的推文出来后,币安方面曾出面澄清,然而,他真实表达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各方说法不一。最典型的代表是,另一交易平台火币网创始人李林对红杉资本的态度,与赵长鹏截然不同。

5月20日提交给香港高等法院文件显示,赵长鹏已通过其律师向法庭提出申请,要求“立即对损害赔偿进行评估”。根据法院官网信息,赵长鹏将于6月25日与红杉资本有限责任公司(SCCVentureVI)在法院举行听证会。

问题在于,赵长鹏事后没有详细说明该条隐晦的推文,也没有公开表态该公司会区别对待与红杉资本相关的项目。

图片 1

对于红杉资本而言,赵长鹏的推文已经给其带来了困扰。消息发布后,多个与红杉资本有关的项目在币安的价格大幅下跌。据悉,与红杉资本有关的项目Fil下跌4.21%,IOST下跌7.17%。

该申请要求法院进行审查,以确定赵长鹏是否在2017年12月27日红杉资本获得禁令后持续“遭受名誉损害”,导致他直到2018年3月1日之前都无法从其他投资者那里筹集资金。

5月8日,币安Binance联合创始人何一,面对舆论以及投资者的诉求在微博上作出了强烈回应,红杉资本与币安的摩擦再次升级。

如何审查结果属实,那么他将有权要求红杉资本对他进行赔偿。赵长鹏并没有提出具体赔偿金额。

摩擦升级给投资者带来了恐慌情绪。有投资者集中反映,为什么仅要求披露和红杉资本是否有关系?是否对红杉资本项目产品存有区别对待的问题?对此,《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了币安Binance公司的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前,相关负责人并没有给记者答复。

赵长鹏在文件里表示,

据悉,红杉资本此前因与币安因融资事宜未谈妥,曾将币安CEO赵长鹏告上法庭。在币安A轮融资时,红杉当时对币安的估值约8000万美元。如果双方达成交易,红杉将获得币安近11%的股份。

“禁令对我造成了损失,我有权获得红杉资本的合理赔偿。特别是,我经历了i)在公司估值上涨的后续融资阶段丧失了一系列机会;ii)损害我的声誉。“

记者梳理发现,红杉资本曾在去年8月,与币安Binance联合创始人何一签署了为期6个月的排他协议,在此期间,币安接触了IDG,后者在B1轮对币安的估值为4亿美元;在B2轮对币安的估值为10亿美元,远高于红杉资本。

截至目前,红杉资本都尚未对CoinDesk的评论请求作出回应。

红杉资本早在今年3月份就对赵长鹏提起诉讼,指控他在谈判期间接触IDG资本,违反了排他性协议。而赵长鹏否认这些指控。4月份,币安宣布香港高级法院驳回了红杉资本的诉讼,并要求其支付赵长鹏的法庭费用。

币安与红杉资本恩怨始末

争议点在于,红杉资本在投资时采用时间差的方式,先签协议再支付投资款,但期间需要6至8个月的观察期,而数字货币价格一路飙涨,估值价格变化浮动很大,币安放弃了和IDG的B轮融资后,与红杉资本谈判也处于破裂状态。红杉资本认为赵长鹏违反了排他协议,赵长鹏称其与IDG谈的是B轮融资,融资双方矛盾升级。

币安与红杉资本的恩怨始于2017年。

据悉,红杉资本很早便加入了加密资产的投资行列,未来可能会花更多的时间来关注加密资产及区块链行业。红杉资本与真格基金、IDG等都同属于区块链投资的先行者。

事件的主角之一红杉资本在各种顶尖风险投资机构榜单中永远是前三甲,不管是海外还是在中国境内,红杉资本的战绩显赫,美国的Google、Cisco,中国境内的阿里巴巴、奇虎360等科技巨头都曾有过红杉资本的身影。而币安现在也成为数字资产领域数一数二的交易所。

红杉资本参与的区块链项目并不在少数。据公开资料显示,红杉资本曾投资过Filecoin、Orchid Protocol、IOSToken、Ontology等加密数字货币项目,其中Orchid Protocol还未正式上市。

根据梳理,

众所周知,红杉资本在VC领域影响力也不小,其所投公司占纳斯达克总市值22%,辛格尔是红杉家族的一员,摩拜单车等也都有红杉的身影。作为顶级VC的红杉资本,获得其投资的企业,后续融资将变的更容易。

起因是去年8月,赵长鹏和红杉资本开始就币安投资条款进行谈判。香港法庭文件显示,红杉当时对币安的估值为约8000万美元。如果双方达成交易,红杉资本将获得币安近11%的股份。

有业内人士表示,在区块链热潮中,传统VC的风投模式被戏称为“古典投资”,而币安等数字货币交易所则掌握着币圈的重大话语权。币安在区块链领域的影响与红杉在VC领域的影响力不相上下。如果币安对红杉资本的区块链项目造成实质的影响,对双方而言将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谈判一直持续了好几个月,但始终没有谈妥。与此同时,数字货币价格一路飙涨。至去年12月中旬,比特币突破了2万美元,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双方谈判宣告破裂。

去年12月14日,赵长鹏团队告诉红杉资本,币安的现有股东认为红杉的提议报价低估了该交易所的价值。

而IDG资本也在此时找到了赵长鹏,表示愿意向币安注入两轮资金,对其估值分别高达4亿美元和10亿美元,这个估值远高于此前红杉对币安的估值8000万美元。

红杉方面认为,赵长鹏在已经签署了TS后还与IDG谈判违背了双方曾经签署的排他协议,法院则认为,有必要进行进一步听证,从而确定赵长鹏是否真的是过错方。

赵长鹏方回应称,其与IDG的讨论的是B轮融资,与A轮融资无关。原告SCC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单方面申请禁令是滥用程序行为。

2018年4月26日,法庭判决红杉申请禁令的确是滥用程序。另根据2018年12月12日做出的最终决定,法庭驳回了红杉关于赵长鹏违反竞争性协议的主张,即赵长鹏方与IDG资本的讨论实际上是为了B轮融资。

赵长鹏连发11条推文回应纠纷细节

5月24号,针对起诉红杉资本损害名誉一事,币安创始人赵长鹏今天连发11条推文回应,重点内容如下:

1.仲裁庭驳回了红杉的所有诉讼请求;

2.我赢了,案件非常具有破坏性,禁令使其无法在2017年底为币安筹集资金,而这是市场的关键时刻;

3.此前,禁令和红杉对其的严重指控被公之于众,但由于仲裁是保密的,我无法公开为自己辩护。

4.香港法院后来确定红杉在获得禁令方面的行为是滥用程序。去年年底,仲裁庭终于确定红杉的所有索赔完全没有法律依据。

5.红衫中国为此共承担了240万美元的相关法务费用,但却败诉了。我即使在赢得诉讼后,也不被允许将结果公之于众,因此必须反诉以公布结果。

6.我自己需要先垫付77.9万美元的法律费用,最终由Sequoia支付。这对于大多数企业家来说是无法做到的。大多数企业家也无法在即将被提起诉讼的情况下为他们的创业公司获得额外资金。

7.许多初创企业别无选择,只能屈服于风险投资公司所采用的不公平条款或做法,尤其是一个非常著名的风险投资公司;

8.我们不只是在防守,而是为行业而战;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皇冠844网站发布于联系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融资也闹心 币安和红杉矛盾持续发酵